【赌博大平台网址】《火箭兵报》报事人胡延宁、刘明松,孙子不明白还能够做什么

一位深明大义无比坚强的烈士父亲 一位感人至深令人敬仰的中国农民

以前,提到父爱如山,总是没有太大感触,在印象中,父亲的形象就是高大,严厉的,不苟言笑,沉着稳重。

篇一:父爱如山
一九七五年正月十二夜,我和小伙伴在街里疯跑着玩,父亲把我喊回家,用商量的口气说:“你去邯郸不去?”尽管过了寒假我就要读初中了,可出门最远的地方就是五里之外的公社所在地,连县城都没去过。听说去邯郸,心中自然一百个乐意。母亲在一旁解释:“咱自留地少,队里分的粮食不够吃,不把这点白菜变成现钱,出不了正月家里就得断顿。你去了帮你爹看着车子。”于是在母亲的目送下。我和父亲拉着尖尖一排子车白菜步行向七十里外的邯郸走去。
紧走快赶,到邯郸正好天亮。在苏曹路口市场卖了一天,到天黑时还剩一小部分,只好做住的打算。多半排子车白菜卖不了几个钱,自然不敢住旅馆,吃了从家里带来凉冰冰的窝头后,就向市里走。那会儿苏曹与市里还有一段距离,中间都是菜地。到了现在的汉光俱乐部一带,在一个不知是什么单位的大门口外停了下来,门北边有暖气管道。“来,就在这儿睡吧。”父亲说着把一个麻袋铺在地上,让我一靠着暖气管道躺下,用来时带的一条被子把我整个裹一住,怕被子脱落,又用绳子将我和暖气管道松松地揽在一起。又饿又累,不一会儿我就进入了梦乡,而父亲在冰冷的寒夜里守着菜车到天亮。后来想起此事,我心里总是责备自己: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想到让父亲休息一下呢?
一九八零年母亲病逝,我考上了学,使本来一经济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为了补贴我上学生活费用,父亲想做点小买卖,可没有本钱,父亲在这年冬天把从别处买来的红薯煮熟后再去卖。在永年滏阳河沿,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摔了下去,当时河水很大,要不是被河坡上的树挂住,说不定会出多大危险呢。这件事父亲从没说过,是几年后我从一个老乡嘴里听说的,当时这个老乡去广府赶集,恰好路过这里,帮父亲把车子搬上了河沿。老乡后怕地说:“下面河水恁大,要不是树拦住,掉下去就够戗。”
父亲是一个性格刚烈的人,在家里,只要他一瞪眼,我和姐姐哥哥都不敢说话。虽然他大字不识,讲不出大道理,可他对子女的爱又是那般沉重炽一热。
我们姐弟几个都已各自成家,一九九三年我和哥哥两家又搬到邯郸,加上工作忙,回去看父亲的机会少了,他老人家独自在老家生活,却从无怨言。有一年冬天大雪刚过,妻子回老家的原单位补办工资手续,回来对我说:“老人在家生活挺好,要不是我回去,准备骑车子来给咱俩家送葱哩,怕咱冬至吃饺子没菜。”幸亏劝阻,公路上大雪未消,汽车都不敢快开,何况是一个骑自行车的七旬老人。
前年农历十月初一,哥哥回去给母亲烧纸,回来后谈到父亲,哥哥一脸凝重:“咱爹身体没啥一毛一病,就是见老了,腰弯了,牙也掉光了,咱爹让我告你说,没啥要紧的事儿就别往回跑,别结记他。我走的时候咱爹一直送了我二里地,非把他那个打火机送给我不行。”后来,围绕父亲,我和哥哥又说了许多,最后都流下了眼泪。因为这沉重的父爱确实让人心酸。
篇二:父爱如山倒
父亲啊,您的爱是那么的无私,给所谓儿子带来的多大的伤害,您能知道吗?您考虑儿子的将来吗?您断送儿子一生的幸福,您能知道吗?我爱您和妈妈,但有些事您做的真的很过!为了您我尽我最大的孝心去努力工作,可您能给儿子的是什么支点,我还能为家里付出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父亲您能和妈妈为您这个所谓的儿子考虑一下吗?您不觉得您做的有点过吗?
我能明白,我们之间的秘密就在一瞬间可以捅破,我不想那样,知道吗?父亲我爱您!儿子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还要去做什么,伤过的心不知道您还能给愈合吗?
我从小就想以您为荣,但您做的事是儿子的榜样吗?您的爱真的那么大爱无私吗?您是为了我这个所谓的儿子才筑起那么高高的赌债吗?还是为了妈妈?我能帮您的只有这么多,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了您,希望您以后好自为之!
儿子不是不孝,您的赌债把我的房子都抵押了,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我能不吃饭,不睡觉,但我不能保证您每次都不去坐牢,父亲啊您用您剩余的爱去珍惜一下您儿子的幸福可以吗?
我也许有点自私,但我不想这样我们都耗着,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好吗?父亲!不孝儿子只能给您做这么多,为了您不坐牢,我把所谓的领导都得罪了,您还想让儿子怎么做?我不能明白你们玩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您还能给儿子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我知道您和母亲不把我当什么!说这话您二老也许会伤心,我知道你们把我抚养大已经不容易,可我真的拿你们当亲生的一样!
我想高高兴兴的回“家”看您和母亲高高兴兴的在一起,哪怕我们一家三口吃馒头咸菜,可您做的还能让我回去吗?父亲我爱您,爱母亲,但我也不能不爱自己,我车祸失去了女朋友,赌债真的能让我失去您,您能知道吗?父亲!我受伤的心真的不能再有盐的伤害了,我真的很累了,父亲希望您理解您的不孝儿子,我想好好爱您和母亲!
我知道您以前的事,我不想说您不配做我的父亲,我也不能那样说您。父爱如山,可您这几年做的事,真的如山,能压死我和母亲。母亲为了您哭了多少会,您用计算机能算出来吗?我想说父亲您到底不会什么?您说吃、喝、嫖、赌。您那样不会,您能告诉您这个不孝的儿子吗?父亲希望您好好考虑考虑,儿子不能为了这个家失去一切您知道吗?
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您不这样的,怎么时间改变了所有的一切!我能做的只能这么多,不知道以后儿子睡在哪?天天睡旅馆吗?房子我奋斗了十年,在一夜间给您换了赌债,如果将来我结婚了,难不成您让我卖儿卖妻?父亲我希望您能为这个所谓的“儿子”考虑一下,儿子一生遭遇您不觉得“可怜”吗?
父爱如山倒! 篇三:载不动的父爱如山
当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
昨天去外婆家拜年,父亲酒喝高了,醉得一塌糊涂,可是心里很清醒,说了很多心里话。话语间夹杂着哭声。很少见到父亲流泪,可这一次,父亲真的哭了。听着父亲谆谆的教导话语,我也哭的成泪人了,那一刻,真想好好一抽一自己几巴掌。
此刻看着父亲,满头白发,脸色*苍老,还有几道很深很深的皱纹,我感到父亲真的老了。尤其是这几年,更看得出他精神憔悴,身体疲惫,显是很累。我心头涌起一阵酸楚,眼泪刷刷直流。这就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啊。走进父亲孤独的心灵深处,无法解读他内心的孤独与难过。
人的一生,经历的太多的坎坷与忧愁,有人说,这是生活。
父亲十岁那年,爷爷遭文革迫害入狱,奶奶一场大病驾鹤西去。孤苦伶仃的父亲与姑姑和姥姥相依为命,大冬天还都穿着单裤子,生活窘迫,难以想象。可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生活的这般,他没有倒下。辍学在家,通过自己的辛勤劳作,一分一厘挣钱养活这个家。从收废铁,卖柿子做起,白手起家,然后娶妻生子,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坎坷,父亲自己独自咀嚼。
去年,父亲用他们老俩口这半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付出所得为大哥盖了新房,娶了媳妇,花费十几万,腾空了所有的积蓄。父亲喝多了抱着我痛哭道:“我对得起你哥,对你这老二,爸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万一爸有个意外,说不定就要对不起你了,不能给你成家。但现在,爸还要好好地和你妈大干十年,定把你“挖”出来,以后,我娃在城里买房,爸还要给我娃添钱…”大干十年,父母都步入花甲之年,又能享儿子几天的福,却为儿子付出了一辈子,我心里难受得慌,自己都分不清哪是鼻涕哪是眼泪。
父亲高大慈祥,一直是孩子们坚强的后盾,他给我们的爱是含蓄内敛的,每一个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女的幸福。儿时的叛逆无知,总不能读懂父母的心,总以为父母给予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当真正读懂父母的那份炽一热的心时,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唯有爱才能诠释这伟大的付出与关怀。
我感到父亲真的心太累。家庭中,生活里,很多压力汇集一块,他一个人扛起。年过半百的父亲,上有老,下有小,许多事情摆在自己面前,又怎能不想不考虑呢?人,这个阶段是最难的,可能这个阶段过了会好些,曾经的黑发变成了白发,为了家,为了孩子付出了太多太多,就像一座大山,载也载不动。
夜深了,父亲的酒意也慢慢退去,人也清醒了些。我开导父亲:对于那些烦心事,不要再去过多考虑,顺其自然,我们一起努力,日子会好的!整个晚上,父亲和我唠家常。我看得出父亲很满足很欣慰,因为我平时很少有时间陪父亲半天或者一个晚上的。我倾听着父亲诉说,我要好好做个听众。
曾经以为父亲爱大哥,父亲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不爱?其实,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在外求学,隔三差五打电话问寒嘘暖,我自己也觉得不孤单寂寞,因为在我周围的角角落落都洒满了亲情的阳光,有亲情的地方,到处是天堂!
想对父亲说一句:爸爸,儿子深深地爱着您……

父爱如山

在小时候有对父亲的记忆开始,就一直处在对他抬头仰视的视角,感觉父亲的高度是不可企及的,无论是身高上还是心理上的。但是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已经与腰背略微佝偻的父亲平视,甚至是俯视了。那时,心理上可能会非常高兴,心想这下终于可以不用仰视他了,但是,眼角却略过了父亲佝偻的腰背。在那忽略中,也无视了那逝去的岁月,那岁月里,父亲用他的爱,压弯了他的背,但是他的头还在向前,因为他的心里还有他的孩子们,无论他们生活的怎么样,他永远把他们记在心里,放在心上。

——“热爱人民好军官”沈星的父亲痛失爱子之后

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父亲的啜泣,虽然只有那么几声,却是在年轻的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那一刻,才意识到,父亲真的成了老爸了。那是孩子在外面工作的不顺利,再加上些许的离经叛道,让他老泪纵横。当时他的心里是不是有对孩子不听话的怨恨,化作眼泪,滴落脸上。虽横亘电话,却是滴到心头。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火箭兵报》记者胡延宁、刘明松

第一次看到父亲嚎啕大哭,长哭不止,那是由于深放心里无尽的委屈无处诉求,只能化为嚎啕发泄。如果说听见老爸的哭声,使得自己的心理有所长大,看到以后才是真正长大的觉醒。那一刻,父亲真的老了,自己真的大了。

[attach]29981[/attach]

儿子的长大,伴随的是父亲的老去。儿子的成长之路,就是父亲进入坟墓的路途。谁人不想父亲永远年轻,谁人不想老爸永远活着,但是,时光不等人,也更无情。

清晨,沈希望独自一人来到儿子的墓前。

在无情的岁月面前,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让老人宽心,放心,舒心,将他们对孩子那深深的爱,趁早努力地还给他们。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6月17日,父亲节。这些天,陕西阎良65岁的农民沈希望正为“出远门”做准备。几天后,他要到山东青州参加儿子沈星被第二炮兵授予“热爱人民好军官”荣誉称号命名大会。一个月前,沈希望刚在山东青州送别因舍己救人而英勇牺牲的儿子沈星。
老来丧子,人生大悲。对一个对儿子寄予厚望的父亲来说,对一位身有残疾的老年人来说,这种打击不啻是晴天霹雳,这种痛苦常人难以承受。
从接到“儿子有病”的电话那一刻起,沈希望就知“儿子出事了”。在从家乡西安飞向济南的飞机上,他不停地安慰老伴:“不会有事的,别紧张。”甚至告诉老伴:“娃他妈,不论遇到什么事,咱都要挺住,不要给儿子丢人,别让人家笑话咱。”
走下飞机,去往医院的路上,老人从部队来迎接的同志的脸上、言语里,明白了儿子救人遇险的大概,尽管没有人直接告诉他不幸的消息,但他已猜到了最坏的结果。沈希望忍着悲痛问部队的领导:被救的那个孩子没事吧?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老人喃喃地说:“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值了。”
就是老人这句话,让车上所有知道“结果”的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几位女军官终于禁不住放声抽泣。
在去太平间看儿子遗体的时候,英雄的母亲痛哭欲绝,英雄的妻子多次昏倒,唯独这位坚毅的父亲,眼睛紧紧盯着儿子,粗糙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冰冷的脸颊,没有掉一滴泪,没有哭出一声。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娃,你是好样的,你给咱们家争气了。”
在二炮首长看望英雄父亲的时候,老人说出的一番话更是让所有在场的人受到巨大震撼:“沈星他救人是应该的。我了解我儿子,如果他不去救人,他就不是沈星了。”“沈星是军人,人民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得冲上去,要不怎么叫子弟兵呢。”
在处理儿子后事的几天时间里,老人只向部队和地方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希望小孙女长大后也能去当兵,走他爸爸没走完的路;二是希望成为青州荣誉市民,以后能以青州人的身份常回到青州来看望长眠在这里的儿子。
落叶归根,是所有中国老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但在部队领导征询老人把儿子的骨灰安葬何处时,老人作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把儿子安葬在青州!老人说:“作出这个决定难呀,我什么都想了。把沈星带回家去,我们老俩口安心了,可儿媳妇怎么办?小俩口感情那么好,让她怎么受得了;孙女长大了,要去看他爸爸,还要走那么远的路;也想过把她娘俩都接回陕西去,可媳妇的父母,两个老亲家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办,思来想去,我只有作出了这个决定。”
为这个决定,小时读过高小的沈希望把一首名人的诗作了些改动,以《缅怀儿子》为题寄托哀思,表达了一个父亲的博大胸怀。
男儿立志出乡关, 学不成名誓不还。 忠骨何须桑梓地, 天下无处不青山。
父亲不哭,不是没有悲痛,是他知道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全家人需要他的坚强,需要他像山一样屹立不倒。
父亲不哭,不是没眼泪,而是他要像一个大丈夫那样顶天立地,把眼泪吞在肚里,把伤心压在心头,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他没给儿子丢脸。
父亲不哭,不是不需要宣泄,而是他要以他的理智,他的坚毅,他的大义,让儿子的在天之灵能得以安息,让埋在地下的儿子能含笑九泉。
父亲也有悲伤,父亲也有眼泪,父亲也需要痛哭。在离开青州的当天凌晨五点多,沈希望一个人悄悄出了门,来到安葬儿子的青州烈士陵园,对着青山,对着儿子的墓地,对着空旷的大地,大放悲声,号啕大哭,泪雨倾盆。
这是一个男人的哭声。 这是一个父亲的哭声。 这是一个老人的哭声。
声震林木,响遏行云。小鸟停止了鸣叫,风儿停止了呼啸,树木停止了摇动,都在看着这个老人终于把压在心头几天的痛楚淋漓尽致地释放出来……
那一刻,沈希望一下老了许多,如果没有手中那根拐杖,他也许就瘫倒了。
从儿子墓地出来,沈希望立刻恢复了平静,恢复了坚强,恢复了镇定。
离开青州的当天下午,他做了两件事:一是和被救的那个儿童的家里人见面,告诉他们,不要心理压力太大,不需要感恩感谢,让孩子好好学习,长大报效国家,就是对他沈叔叔最好的感谢;二是用自小练就的书法题写了“军魂”两个大字,装裱后送给儿子生前所在的部队,留下了希望,留下了重托。
父爱如山,父爱如海。

时光,时光慢些吧……

父爱如山,老爸,孩子永远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