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

图片 1

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台湾保钓人士1月24日带着大甲妈祖神像到钓鱼岛海域宣示主权的行动虽然最终无功折返,但在岛内引发的议论却久久未平。25日,参与行动的保钓人士到台北地检署按铃申告,指控日本政府涉嫌毁损保钓渔船“全家福”号。台当局25日也解释称,台湾海巡船在此次行动中遭日舰艇毁损卫星定位天线,不排除对日方提出索赔。岛内媒体则一边倒批评当局不够硬气,哀叹“台湾什么时候才有出息?”25日,日本威胁称,台湾保钓船的行动将影响原定近期在台北举行的台日渔业会谈第二次预备会议。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24日深夜,遭受日方8艘巡逻舰强力水柱攻击导致设备严重毁损、船舱淹水的“全家福”号保钓船返回深澳渔港,宣告台湾“中华保钓协会”发起今年首起保钓行动落幕。“中华保钓协会”理事长谢梦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台方海巡舰艇全力护渔,但在日舰水柱强力攻击下,“全家福”号被冲得不成形,保钓旗被摧毁、船上照明灯破损8具、船舱淹水、电力系统故障、无线电毁损,更严重是船上两具引擎中的一具也发生故障,连妈祖神像庙宇造型的神龛也被水柱冲到大海中。报道称,这次保钓让世人再次见识到日方蛮横、无礼行径,而日方在事件过程中只敢水攻台湾船只,对在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显示日方“怕大欺小”。还有保钓人士指出,这次保钓船还未驶出台湾海域就遭日舰尾随,是过去“罕见的现象”,也显示台湾“外交”单位维护“主权”不力。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黄定为等保钓人士25日到台北地检署申告,指控日本政府涉嫌毁损保钓渔船“全家福”号,将代表日本政府的“日本在台文化经济交流协会”理事长今井正与日本国政府列为共同被告。台湾“中华保钓协会”发言人连石磊表示,日舰是蓄意对“全家福”号进行攻击,进入司法程序后,将会附带提出民事赔偿,相关损失还在统计当中。谢梦麟表示,日舰过去对进入钓鱼岛水域的保钓渔船喷水阻挡,多会先对空喷射,给手无寸铁的渔船有逃生空间,这次竟然野蛮、无礼,直接就喷上船,船上的人全部反应不及。据船长游明川统计,“全家福”号损失约在新台币50万元左右。
和保钓人士的愤怒相比,台湾官方对此事则显示出压制。“海巡署”基隆队长陈泗川在返航说明会上表示,“海巡署”以保护台方渔船、“钓鱼台是我固有领域”、秉持“不挑衅、不冲突、不回应、主权绝不退让”立场,对日舰还击。陈称,依照国际法惯例,执行公务的船只不能对他方的公务船直接实施喷水、喷黑烟等积极攻击行为,台湾海巡PP10018船舰当时为了阻挡日舰水柱直接攻击保钓船,用船身横在日舰和“全家福”号中间,以致设备受损。但他称,全程基本上遵守国际法规定,台方海巡船对日本公务船舰向台方渔船实施喷水予以还击,但基本上是对水柱反击,对船舰本身不喷,日舰也遵守这个规定,对台方公务船没有实施正面水柱冲击。陈还称,在钓鱼岛水域发现大陆海监船后,台方喊话要求其离开,也是遵守规定,“没有看到他们有任何回应”。针对媒体质疑日本“欺小怕大”,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陈泗川称,“这要问日本”。
对于日本威胁推迟台日渔业谈判,国民娱乐“立委”林郁方表示不屑,称对台日渔业谈判本就不看好。岛内媒体学者则不约而同将批评矛头指向当局不作为,特别是不敢与大陆联手保钓。《联合报》25日刊登读者评论指出,单单凭台湾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及马英九的“花拳绣腿”本事,台湾不可能拿下失去的“国土”。因此在钓鱼岛列屿的争夺中,台抛弃与大陆联手抗日,不论从什么角度,都是“天大没出息的事”。最终只落得和日本谈渔权,不敢碰“主权”。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湘龙指出,大陆和日本正为了钓鱼岛争得不可开交,而台湾对于“全家福”号的保钓活动却热情不够,显示台湾社会毫无危机意识,大量能量消耗在内部政治里。

图片 2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
昨天,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全家福”号和护送该船的台湾“海巡署”巡逻船进行水炮攻击。图/CFP
台湾渔船“全家福”号昨天凌晨从台湾新北市深澳港启程前往钓鱼岛,在钓鱼岛海域遭日本8艘公务船水炮袭击,船身受损后折返,事件中没有人员伤亡。台湾方面派了两艘快艇、两艘大型舰护航,中国大陆3艘海监船也出现在同一海域。中国外交部昨天表示,会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出海 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计划将妈祖像供在钓鱼岛
与以往出海保钓不同,这次船上多了一座妈祖像。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渔船“全家福”号载着妈祖像,昨天凌晨1时45分从新北市深澳港报关,再赴钓鱼岛,计划登岛后将妈祖像供奉在岛上。
船上有“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黄锡麟、“中华保钓协会”理事长谢梦麟等5名台湾籍保钓人士,还有1名印尼船员和1名随船记者。据悉,保钓人士都已取得渔民资格。
前天深夜,世界华人保钓联盟成员在新北市的一间宫庙焚香祭拜,祈求今年第一次保钓行动顺利。
黄锡麟强调,此次出海保钓是因为不满日方在台日渔权谈判上诸多刁难,回避主权议题,并拟向前往钓鱼岛附近海域捕鱼的台湾渔民收费,不承认台湾暂定执法线的范围。同时,这次出海也是要向日方提出抗议。
台湾当局派出4船随行,包括10018、10050两艘快艇,和海巡部门的两艘大型舰“和星舰”“连江舰”。台湾海巡部门表示,对这项民众自发性保钓行动会善尽保护之责,在“不挑衅、不冲突、不回避”原则下,全力保护渔船航行与渔民安全。
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遇阻 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粗暴攻击台湾保钓船、而对附近的大陆海监船视而不见,日本公务船对台湾保钓船。渔船受水炮袭击被迫返航
据台湾媒体报道,昨天上午9时40分,“全家福”号抵达距钓鱼岛西南方28海里处,日本海上保安厅8艘公务船开始以蛇行、造浪、排放黑烟等方式,干扰渔船前进。
台湾媒体报道称,10时32分,日本公务船开始向台湾渔船喷水。台海巡部门4艘舰艇原在距“全家福”号0.3海里处,此时移到渔船的左右翼,做伴航保护,并以广播、LED灯及喷水柱等相对应方式,正告日本公务船不要阻扰。
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称,昨天上午10时05分台湾渔船驶入所谓钓鱼岛“日本毗连区”,在无线电警告无效后,向渔船喷射了水炮,中午12时,台湾5艘船只已改变航向,约12时30分驶离“毗连区”。
台湾方面证实,因遭阻拦,渔船于中午11时30分返航。据报道称,受日本水炮多次喷击后,渔船上的设备受损,人员也全被淋湿,且船体也受到损伤,导致航速变得非常缓慢。另外,台湾一艘舰艇也受到损伤,无线电接受器、警示灯等被损坏。
台当局“海巡署”表示,这次由民众主动发起的保钓行动,距钓鱼岛最近的距离约在钓鱼岛西南方16海里处。由于无法登钓鱼岛,海巡船只能以“全家福”号渔船为中心保护,中午约11时30分开始回航,人船都平安。
应对 我3艘海监船现身事发海域
据台湾媒体报道,昨天10时50分,中国大陆3艘海监船出现在距钓鱼岛西南20海里处,距台湾海巡部门舰艇2.5海里。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发现了3艘中国海监船在“日本领海外侧的毗连区内航行”,并称这是本月22日后,中国公务船再次驶入这片海域。
共同社报道称,这3艘中国海监船分别为“海监23”“海监46”和“海监137”,日本巡逻船对祖国海监船发出了警告。“海监137”用汉语和日语回答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杨洁篪会见山口那津男
外交部长杨洁篪昨天在北京会见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杨洁篪强调,维护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大局,需要妥善处理钓鱼岛等两国间的敏感问题。双方应努力通过对话磋商管控和解决有关问题。希望日本新政权奉行积极稳健的对华政策,拿出实际行动,同中方相向而行,为推动中日关系改善发展作出切实努力。
山口说,日中两国拥有很多共同利益,公明党一贯主张日中友好,认为双方应通过对话克服两国间存在的分歧,公明党愿在新政权框架下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专访·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 要宣示主权更要行使主权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行动早在去年9月份已制订规划。“带妈祖像到钓鱼岛祭祖,去年就定了”,李义强表示,妈祖是中国东南沿海一代渔民历来供奉的神,“只要有中国海的地方,都有妈祖庙、妈祖像,把妈祖像供奉到钓鱼岛,也表明是我们领土的一部分。”
李义强介绍,这次行动具体计划是本月15日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大会上确定的,会上还提出,之前的保钓行动更多是宣示主权,今后要改变思路,去行使主权。“我们的海监船已经在钓鱼岛经常性巡航,行使主权已经十分必要,希望更多的活动能配合政府”,李义强说,这只是一个开始,是一次试探性行动,为后续做铺垫。
这是世界华人保钓联盟成立以来,策划、参与的第四次保钓行动。去年7月,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黄锡麟也曾出海保钓,当时离岛只有10米,几乎登岛,而在8月的保钓行动中,大陆和港澳的保钓人士一同参与,台湾保钓人士因受阻未能出海。
黄锡麟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出,“两岸首先应该合作,把钓鱼岛拿回来再说”。对此,李义强表示,今后一定争取,让世界华人参与后续的大规模的活动,希望能实现两岸多地联合保钓。
李义强表示,对于今年的情况其实心里还没底,经过这次行动,也是试探怎么突破,且当前国际环境和双方力量对比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释疑·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专家王晓鹏 台当局此次为何放行保钓船
去年8月香港保钓船出海保钓时,原本计划两岸三地共同行动,但台湾保钓船在当局阻挠下未能如计划出海。那么昨天为何能被放行,并抵达钓鱼岛海域?
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研究专家王晓鹏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钓鱼岛是台湾渔民的一个传统渔场,台湾地区和日本针对渔业问题展开了多轮磋商,台湾还针对渔业捕捞范围单方面划定了一条渔业界线,虽然日本不予承认,但多年来相安无事,因为台湾在钓鱼岛问题上进一步模糊化主权问题,而把渔权问题提上议程。
近来,日本则针对大陆和台湾采取不同政策,宣扬在渔业问题上与台湾重新对话,也就是抛出“橄榄枝”。王晓鹏指出,这次台湾民间船只出海,技术上并不难,且保钓人士都具有渔民资格,符合台湾民间船只前往的条件。
使用水炮是否意味冲突升级
王晓鹏介绍,在海洋管理方面,水炮是一种警告性措施,用以对一些违规进入某国领海或管辖海域的违法船只进行警告。王晓鹏说,此前也曾发生过日方船只与台湾海巡部门船只互射水炮的事件,昨天的对峙事件在程度上与此前类似。
他认为,日本射水炮打“全家福”号,代表其态度没松动,仍把钓鱼岛附近海域作为其管辖水域,进行所谓的排他性管理。
“日本要通过这种方式维护它建立的三条线,即钓鱼岛近海的监视线,距岛屿岸线24海里的跟踪线,12海里的盯防线”,王晓鹏指出,这次台湾保钓船到钓鱼岛近海时,日方就开始紧张监视,进入24海里后就开始跟踪,射水炮也是一种跟踪措施,力图将渔船阻挡在12海里外,12海里是其过去所谓的“绝对禁止线”。
他认为,这次保钓行动对当前中日紧张关系不会有实质影响,当前钓鱼岛局势仍可用八字概括:不容乐观,总体可控。
综合新华社央视中新社本报记者商西报道**

台湾保钓人士1月24日搭乘渔船前往钓鱼岛,并试图登岛,但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拦截。

人民网1月25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海巡署”基隆海巡队长陈泗川昨日傍晚表示,“海巡署”24日执行保钓护渔行动时,遭日舰艇毁损卫星定位天线,他除表示遗憾,也称不排除索赔。

“全家福号”渔船凌晨由新北深澳港报关,前往钓鱼岛海域。陈泗川表示,除两艘快艇随行,“海巡署”调派“暂定执法线”上的大型舰和星舰、连江舰,全程维护“全”船安全。
陈泗川说,“全”船上午距钓鱼岛西南方28海里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公务船开始以蛇行、造浪、排放黑烟、喷水等方式,干扰“全”船前进。

“海巡署”的舰艇趋前保护,驶往两船中间,以船身阻挡喷向“全”船的水柱。过程中,“海巡署”船艇的卫星天线遭摧毁。

陈泗川说,作为一切依照国际法,也没刻意对日舰船身喷水。但日舰艇损毁“海巡署”的船只设备,除表示遗憾,也将研究依法索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