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日本将加强在南海的能力建设和协调,由于美国和日本都是世界上的经济和军事强国

从根本看,结盟从来不是维护和平与稳定的正确途径。广交朋友、合作共赢符合时代潮流,有利于消弭分歧、缓解矛盾。拉帮结派只会增加不信任感,引发冲突升级。冷战时期两大阵营对抗的剑拔弩张仍历历在目,美日难道要重演这一幕吗?

  延伸阅读

摘要:
为了提升这个地区的安全,美国将在2018年派遣四艘军舰常驻新加坡。这是美国1970年来,第一次有军舰常驻南海。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举意在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影响力,威慑中国在南中国海不断扩大的势力

…  资料图:2012年6月26日,美国海军“佩里级”导弹护卫舰FFG-48“范德格里夫特”号在南中国海海域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两艘“村雨级”导弹驱逐舰DD101“村雨号”DD102“春雨”号,进行海上联合编队演习。  美国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施大伟上周在华盛顿说,美国和日本将加强在南海的能力建设和协调。他强调,美日同盟仍然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  施大伟星期五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演讲。有人问他:“美日同盟或是日本在南中国海应当发挥什么作用?”这位国防官员说:“我总是说,美日同盟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非常重要,我说的不仅仅是东北亚,也包括东南亚和南中国海。”  他说,美国和日本不仅会加强建设南中国海周围的合作伙伴能力,而且也会加强在那个区域的协调。  他说,美国已经与东南亚的盟友一起加强在南海的能力。为了提升这个地区的安全,美国将在2018年派遣四艘军舰常驻新加坡。这是美国1970年来,第一次有军舰常驻南海。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举意在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影响力,威慑祖国在南中国海不断扩大的势力。  施大伟的演讲主要围绕正在修订中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他说,修订后的防卫指针将使得美日能更有弹性地应对新的挑战以及扩大在全球问题上的合作。他还说,新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完全符合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部署。作为再平衡战略军事部署的一部分,美国国防部已经逐步将美国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部署到了日本。  同一天,日本自民娱乐副总裁高村正彦也在CSIS发表演讲,他也强调了美日同盟对亚太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高村正彦在演讲中着重解释日本为什么要修改宪法解释。他说,原先的宪法解释已经不符合日本目前所面临的战略环境:比如朝鲜的导弹和核能力、中国正在增长的军力等等。  他说,从1972年日中建交到1990年代,日本与中国关系非常密切。但是,他说随着祖国国力的增长,中国的民族主义在上升,正是在这个时候,历史成了两国的问题。  高村正彦还批评祖国在增强军备方面“不透明”以及中国在南海和东海的军事动作。这位曾经担任过外相和防卫相的自民党官员说,中国的这些动作破坏了亚洲的平衡,美国向亚洲再平衡,美国的朋友也需要平衡。  高村正彦还提及安倍晋三首相4月下旬访美的意义,称这次访问将“向国内外展示朝着新层次发展的日美同盟”。

美日高举“和平”大旗,目的是为修改防卫合作指针寻求道义支持。但漂亮的包装难以掩盖丑陋的实质,这份中间报告暴露的是两国谋取私利的追求。

  从两国关系角度看,由于力量和地位的差异,日美两国关系战后一直是“美主日从”格局。此次美国要求日本在全球范围内支持美军的军事行动,想来依旧是美国发号施令,日本作出响应。或许正因如此,美国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控制日本的发展方向。然而,不知山姆大叔是不是忘记了研究日本文化的专著《菊与刀》中得出的结论,“日本的动机是随机应变的,如果情况允许,日本将在和平的世界中谋求其地位。如若不然,他们也会成为武装阵营的一员。”在危机意识和扩张意识结合下,日本或将再次成为世界和平的破坏者。若对日本的军事发展不加以防范,任其军事外向化不断发展,美国再想控制怕将难以奏效。美国如今的做法无异于养虎为患,而美国如此纵容日本,最终会使日本走向何方,实在令人担忧。

10月8日,日本和美国共同发布了关于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中间报告,而最终报告将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公布。在中间报告中,两国将防卫合作指针的目标定位为“促进亚太地区的稳定、和平与繁荣”,更在行文中多次强调,修改指针能够让两国为国际和平与安全作出更大贡献。

  这次防卫合作指针如果最终得以修改,以往还停留在领域性的美日军事合作将向全方位发展。由于美国和日本都是世界上的经济和军事强国,这样两个国家在遂行全球任务时实现合作,显然是强强联手。鉴于日本在军事领域的能力,一旦其在全球范围内支持美军的行动,美国将极大提升因2008年金融危机而相对衰减的全球干预能力。另一方面美日之间这种军事合作的动向,将极大地改变地区战略态势,给地区安全机制带来挑战。美国要求日本今后支持其在全球的军事行动,事实上已将日本战后军事地位彻底颠覆,将其打造成美国战争机器的一部分。自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一再纵容日本冲破和平宪法束缚,不仅反复强调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还在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上给日本鼓励,如今又允许日本将军事行动的范围扩大至全球。美国这种做法,不仅无视日本近年来右翼势力极度膨胀的“以实力求变化”的战略思维,还将推动日本军事发展驶上快车道。

从美国的角度看,修改防卫指针是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美国极为看重亚太地区的主导权。然而当前受内忧外患困扰,这个超级大国已经难以凭借一己之力实现目标。为此,中间报告指出,美国需要发展更平衡且有效的同盟关系。“平衡”和“有效”意味着,日本作为美国重要的地区盟友,应在处理地区事务时发挥更大作用,承担更多责任。更进一步,报告还提出,日美同盟具有“全球性质”,两国将为此拓展合作领域。

  2013年1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称,美国和日本着手15年来首次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他指出,对指针的修改中将规定日美军队在日本或日本附近的合作方式,主旨在于如何提高针对中国海洋活动与朝鲜核与导弹开发问题的共同遏制力与应对能力
。(刘国鑫辑)

此次修订后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描绘出的是两国以同盟为工具在世界共同攫取利益的“蓝图”。日美共霸的思想正在暗中滋长。在美国纵容下,日本有可能成长成为新的“国际警察”,为“新干涉主义”摇旗助威。这种危险倾向必然会引起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的担忧。

  (作者系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战略与安全研究所执行所长 刘强)

日本推动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有两大目的。第一是摆脱战后国际秩序,尤其要打破和平宪法对日武力发展和自卫队权利的限制。面对中国、韩国等周边国家对其发展方向的质疑,日本格外依赖美国的支持。而美国表现得相当配合。今年上半年,美国已明确表态,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欢迎日本强军政策。在此次公布的中间报告中,美国更力挺日本,称日本自卫队活动的扩张符合日本和平宪法,为日本突破宪法约束开绿灯。

  1996年4月,日美两国首脑发表《日美安保联合宣言》,对18年前制订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进行修改,表示两国将在“日本周边地区”发生不测事态时加强防卫合作。1997年9月,日美两国有关部门完成了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修改,公布了“新指针”。“新指针”主要内容包括三项,即平常时期的合作、对日本进行武力侵略时的合作以及日本周边地区发生不测事态时的合作。

日本的第二大目的则针对中国。1978年日美两国首次制定防卫合作指针是为了防范“苏联可能发起的进攻”。1997年第一次修改指针时,朝鲜问题成为两国应对的重点目标。2012年,日本政府单方面推行所谓钓鱼岛“国有化”,严重损害中日关系。日本防卫大臣却借机向美提出,在中日关系紧张态势下,有必要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此后,日方又多次炒作“中国威胁”,试图将修改指针与应对中国军力发展和海上行动挂钩。这次修改,中国俨然被日美当作加强安保合作的假想敌。

  美日达成这种共识,背后有各自的利益考量。美国当初之所以选择日本作为其亚太地区的重要战略盟友,是为了打造一个其控制下的力量联盟。这种军事同盟之所以延续至今并不断提升,有赖于双方现实需求的支撑。对美国而言,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需要日本这个地区重要力量中心与其联手,为维护美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提供支持。对日本而言,之所以乐于成为美国战车上的一员,一是为了搭美国便车,依靠美国力量在与周边国家的力量博弈中占据优势,二是借机突破多年来和平宪法对其军力发展的限制,完成军事正常化和大国化的目的。因此,在加强军事合作的问题上,美日可谓一拍即合。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

  1978年,针对当时远东地区美国整体实力的衰弱以及苏联军事力量的增强,日本与美国协商制订了《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指针就防止侵略、日本遭到武力攻击以及远东地区发生对日本产生重要影响的事态时作了具体规定,旨在明确“当日本受到武力侵略时日美采取联合措施”及自卫队和驻日美军的合作问题。

  10月8日,日美政府在东京举行的外交和防卫局长级会议上公布了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中期报告。报告删除了现行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有关“周边事态”的提法,强调为反映日美同盟的“全球性质”,日美将扩大军事合作范围,强化军事合作力度,促进与地区盟国、伙伴国的三国间、多国间安保和防卫合作。报告提出,日美将在从“平时”“灰色地带事态”到“战时”的任何阶段展开无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