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图片 1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香港中美聚焦网8月5日文章,原题:美中关系:分清主次,做出选择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外交政策聚焦》杂志网站11月18日文章,原题:超级大国之舞
现在,“转向太平洋”已是明日黄花。3年前,奥巴马政府宣布有意将美国外交重心转向亚洲时,似乎是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时代。当时,美国拥有从地缘政治角度思考的奢侈。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美国面临日益复杂的挑战。伊拉克陷入极端分子引起的灾难,叙利亚内战愈演愈烈,俄罗斯支持乌克兰分裂势力。华盛顿的政策处处失灵。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此后,一个接一个的全球危机令奥巴马政府措手不及。这些全球危机包括阿富汗的领导层危机、乌克兰内战和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以色列与哈马斯加沙再起冲突,以及“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迅速壮大。情势迫使美国总统重新改变外交焦点。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而在对华关系上,奥巴马政府有一点进步,但还不够好。两国没有公开冲突,但分歧仍然很大。美中这样的大国存在分歧,是自然而然的事,但两国必须着手解决。不幸的是,美国提要求的本事比商量解决方案的本事高得多。特别是华盛顿似乎忽视了多个问题之间的联系性,(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祖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尽管祖国对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构成种种挑战,但中国没有斩首记者、占领别国领土或向周边不服从地区发射导弹。“文革”早已过去,中国现在的行为基本上是可预期的。而且,中国也像其他超级大国一样,怀抱全球雄心,对此美国甚至愿意在中美两国利益重叠的地方,比如全球经济、反恐、核不扩散、维和等其他问题,对中国给予鼓励。

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美国)在某个问题上的立场可能影响(中国)对其他问题的反应。  比如美国的“亚洲转向”。华盛顿令人难以置信地声称,“转向”与中国无关。但中国领航者不傻。美国在北京的后院加强军事联盟和扩大驻军,(不冲着中国)又能出于什么原因

这种全球利益重叠在本月两国领航者的最近一次会晤上得到展现。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加大两国全球合作,缔结了一项气候变化协议。该协议可能为打破发展中国家与工业化团队减排僵局树立榜样。

  但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又催中国加大对朝鲜的压力。朝鲜跟其他国家并无“亲密关系”,大多数能源、粮食及绝大多数外来投资也都依赖中国。美国的行为就好像是求中国帮一个小忙。事实上,没人知道朝鲜会如何反应。试图胁迫平壤将令中国与其唯一地区“盟友”的关系陷入危险。

不过,美国不会容忍的是中国的地区野心。当祖国的地区野心与美国及其盟友的计划冲突时,美国政府内部谈论遏制的声音就会更加响亮。比如,中国与一些南海周边国家的冲突,在华盛顿敲响警钟。

  奥巴马政府试图缓和地区领土争端的做法存在同样的问题。美国与包括日本在内的几个利益方维持防务关系和驻军。华盛顿呼吁和平解决分歧固然理由充分,但实际上,美国的所作所为是支持现状——而现状是有利于美国的朋友和盟友的。

由于各种全球危机,两国加入全球合作之舞,要么紧紧拥抱,要么小心翼翼保持距离,这取决于背景音乐是什么。与此同时,在双方所认为的势力范围交叠的地方——即广大的东亚地区——音乐骤停,两国为了谁定调子而争执。

  其他问题也不能被单独考虑。美国施压北京,促其尊重反对中共的政治活动。这种做法的威胁可能被视为不亚于美国的军事动作。一个试图在祖国周边维持自己地缘政治特权的团队却对中国大谈价值观和人权。

美中关系几乎就是美苏关系的反面。以前,莫斯科与华盛顿在全球范围的合作微乎其微,但总的来说容忍彼此势力范围内所发生的事。今后10年,美中两国外交官的挑战,是防止地区性分歧破坏两国全球伙伴关系,同时向两国在东亚的关系注入一些和谐之音。

  此外,美国试图说服北京限制能源使用以应对气候变化。这种做法放在华盛顿试图抑制中国影响力的背景下来看更显用心险恶。在更大的地缘政治斗争面前,“必要的牺牲”的说辞让人难以相信。

作为国力强大的大国,美中都喜欢走双边谈判的路子,这样它们就能更容易、更可预期地实现各自的目标。但是,维持全球协作和克服地区对抗的最佳方式,是在东亚建立一个“非意愿多边机制”,管控大国与小国之间的纠纷。由于美中都喜欢依靠双边接触谨慎行事,两国均需做出妥协才能实现这个结果。但在一个军费不断增加、姿态日趋逼人的地区,谨慎对于祖国或美国都不再是一种保险的选择。▲

  在外交中,紧迫事项往往压倒重要事项。乌克兰和叙利亚冲突是当前头等大事。但长远来看,乌克兰和叙利亚如何,对美国并不重要,更别说至关重要了。而与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潜在的军事超级大国——的关系显然重要得多。

  分歧和误解不可避免,但两国必须管控争议。这样做就需要认识到,问题是互相关联的。特别是,美国必须接受“交易”的必然性。如果美国希望说服中国接受看似有违其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政策——比如牺牲朝鲜的利益——就不能让人觉得美国是在领导反华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