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

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哈格尔近日辞去美国国防部长职务,这意味着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将至少会有四位国防部长,这只有在深陷朝鲜战争的杜鲁门政府时期出现过。它引发人们对“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的关注。客观而言,奥巴马政府依然会强撑“亚太再平衡”战略,但此战略后继乏力,未来的可持续性令人质疑。

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美国是否依然会战略聚焦亚太,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摘要: 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副主编安吉特·潘达(Ankit
Panda)认为,希拉里是重返亚太的提出者,哈格尔是积极的推动者。两人都离职后,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重点很可能不再是亚太,而是欧洲及中东事务。
…希拉里和哈格尔之后,美国很可能将转向亚太的重心调整到欧洲和中东。  大公网11月27日讯
据中评社编译报道,哈格尔去职,其一向热衷推行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是否可以为继?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副主编安吉特·潘达(Ankit
Panda)认为,希拉里是重返亚太的提出者,哈格尔是积极的推动者。两人都离职后,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重点很可能不再是亚太,而是欧洲及中东事务。文章如下:  周一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宣布辞职,据报是在奥巴马的压力下。在国际冲突不断上升之际,奥巴马认为白宫国家安全国家有改组的必要。哈格尔虽然在其他事情上显得消极,却是美国亚太再平衡的重要推动者。尽管很多观察家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希拉里离职后没能重返亚洲,但哈格尔并非其中的薄弱环节。  上任数月,哈格尔即飞速访问了美国在亚太的盟友,展示出美国在该地区的防守姿态。2013年美国政府停摆,奥巴马未能出席APEC,也取消了亚太访问行程。哈格尔接过访问日韩,逗留韩国时间在这一代美国防长中最长。每次奥巴马有困难不能出现在亚洲时,哈格尔就会露面。最近几个月,哈格尔负责重制美日防御方针,解除美国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升级美菲的军事伙伴关系。  朋友之外,哈格尔也常与美国的对手对话,尤其与中国军政高层交往密切。在其任期内,中美关系几次紧张。面对越来越自信的中国,美国的盟友们每每质疑美国在区域内维持现状的承诺时,哈格尔就要出面再保证。  在怀疑和批评中,哈格尔未能取信中国领航者,但他至少被视为是坦诚的对话者。今年4月访问中国时,哈格尔受到了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的冷遇。常万全表示,在与区域内相关国家的领土争议上,中国不会妥协,也不会让步。尽管重返亚太在哈格尔的领导下没有革命或演变,却也没有消失。而白宫国家安全团队和国务院由于陷在中东和欧洲事务中,对亚洲兴趣渐失,重返亚太气死沉沉。  现在,奥巴马决定让哈格尔出局。然而哈格尔如果能撑到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结束,“重返亚太”的中期健康可能更好。他的离开为强化美国在外交和安全政策上一贯的不连贯提供机会。哈格尔是重返亚太的支持者,他的继任者可能更倾向于帮助政府在欧洲和中东酝酿危机,而忽视亚洲。  哈格尔继任者的甄选传递出奥巴马任期最后两年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重要信息。尽管有不少候选人,但国防部长最后不太可能落在“知亚派”的手中,入驻五角大楼的人对亚洲也不会有哈格尔一般的兴趣。在政治上,美国在亚太的长期地位不如短期内伊斯兰国、俄罗斯领土收复主义、甚至是紧缩国防预算那样有冲击力。  重返亚太在希拉里当国务卿时宣布,确保的是即使亚洲即使不在五角大楼日程的首要位置,也能在美国的外交中有适当的地位。希拉里的继任者对亚洲的兴趣已经大为减弱。哈格尔离开意味着重返亚太以来,第一次出现国务卿和国防部长都把亚洲看成国家安全次要角色的局面。但如果美国要维持在亚太的地位以及更广泛的全球主导,就必须要对亚洲感兴趣。哈格尔做到了这一点。为了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政策,继任国防部长也必须这么做。

图片 1

首先,过去三年“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践已证明其严重失衡。奥巴马政府试图在亚洲打造一个体现美国主导地位的亚太区域安全与经济架构,但其前期渲染军力集结,后期力推将中国搁置在外的前途未定的TPP,整个战略实施摇摆不定;它宣扬要与中国建伙伴关系并推区域一体化,但却始终鼓动对历史欠缺反思的日本强军修宪;其宣言战略聚焦亚太,但战略实际关注要么是中东和北非,要么是乌克兰,始终被事件牵着鼻子走的美国离亚洲看似愈来愈远。美国要在未来数年改变此失衡状况会很难。

其次,奥巴马政府外交决策进程混乱,推行此战略的政府内部动力不足。奥巴马政府头四年,国务卿希拉里主导“再平衡”战略实施。当前任期内,国务卿克里与国防部长哈格尔成为决策进程中的边缘人物,亚太战略的规划与实施呈现以国家安全顾问为核心的小集团化决策特色,奥巴马对不同部门进行协调推进亚太战略的能力备受质疑。国会中期选举的结局,势必加剧总统与国会外交主导权的争夺;2016年美总统大选的即将到来,更会导致奥巴马政府任何外交动议将饱受浸淫于党派之争的共和党人的抨击与挑战,他们可能更愿意看到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的无所作为。

第三,美国自身实力的相对衰落加剧了其实现“亚太再平衡”目标的难度。因激烈“极化”党争,美国自身政治制度运作的有效性已引发越来越多的质疑,国内种族、失业、移民等众多困局更加重了美国恢复自身制度与经济活力的难度。如不进行体系性的深刻反思与改革,美国“衰退”很可能会不可逆地加快呈现,美国实力与其全球霸权维系目标之间已严重失衡。奥巴马政府试图以海外撤军和缩减军费度过当前艰难时期,但事与愿违,美军卷入的各热点区域基本都以美国不愿看到的结局而告终。

第四,亚太国家对美国“再平衡”战略疑虑在增加。“再平衡”战略指导观念是安全与经济层面分割亚太区域,是冷战思维的体现。美国试图彻底扭转亚太国家经济依赖中国、安全依赖美国的两分状况,推动其全面倒向美国。美国的这种旧思维已导致美俄在欧洲新冷战局面的出现,亚太国家并不希望欧洲悲剧在亚洲出现翻版。“再平衡”战略在亚太区域的坚定粉丝是美国的亚太盟国,众多国家对此战略保持距离。

总之,“再平衡”战略事关美国维系其霸权制度架构的打造,美国会继续推进,但种种困扰性因素的存在意味着将很难达到其预期目标。继续维系全球霸权还是渐趋适应一个更为多极化的世界,当前的美国恰处在两难的“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