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

图片 1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

图片 2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区6月14日发生自杀式汽车炸弹爆炸,图为叙士兵查看爆炸现场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联合国安理会当地时间25日就叙利亚问题召开紧急会议,俄美代表在会上激烈交锋,互指对方国家应为叙利亚战事升级负责。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车队19日在叙北部城市阿勒颇遭到袭击,18辆救援车被毁。另外西方报道说叙利亚政府军轰炸阿勒颇市区,造成严重伤亡。俄美外长之前达成叙停火协议所带来的和平希望已经荡然无存。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环球时报驻叙利亚特派记者 宦翔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欣】随着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最后一次在政府军的进攻中撤退,争夺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的战事
“已接近尾声”,叙政府军12日收复了该市东部98%的地区。法新社13日评论称,如果叙利亚政府军成功全面夺回阿勒颇,将是反政府武装在叙内战中最惨烈的败仗,而叙利亚的5大主要城市将全部回到政府手中。路透社称,收复阿勒颇是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6年内战的“最大奖赏”。而在巴沙尔看来,完全收复阿勒颇将成为内战走向结束的标志性事件。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使用了非外交的攻击性语言,指责俄罗斯和叙利亚当局正在“糟蹋一座中东标志性城市遗存”,并称“俄罗斯所支持和所做的不是反恐,而是暴行”。这通常是对敌人和战争犯才使用的语言。美国盟友的代表支持了鲍尔的这些说法。俄驻联合国代表则当场进行了强硬反驳。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13日报道,俄驻叙停火协调中心称:“
在过去的一昼夜,叙政府军从恐怖分子手中将阿勒颇东部11个街区解放出来。”叙利亚政府完全控制了超过98%阿勒颇区域,武装分子盘踞的城市东部街区总面积不超过3平方公里。这一说法得到西方媒体的证实。据《华尔街日报》12日报道,叙利亚官方的“阿拉伯叙利亚通讯社”报道说,政府军正在追捕溃逃的反政府武装,反政府武装的“士气大崩溃”。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的叙利亚问题专家伯蒂分析说,“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叙内战结束的开始,但肯定预示着局势发生改变”。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徐寅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这是爆发叙利亚危机以来,美国和欧洲盟友第一次与俄彻底撕破脸皮,直接给俄罗斯扣上“战争罪”的帽子。这是双方态度的一次嬗变,很可能预示着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较劲加对话的状态正在结束,叙利亚局势可能进入一个新时期。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3日称,如果叙利亚内战结束,回过头来看,这将是巴沙尔政权在内战中走向胜利的转折点。黎巴嫩《消息报》认为,叙利亚战争中最大规模、最具战略意义的一场战役即将以叙政府军一方的获胜告终。黎《使节报》认为,阿勒颇的收复将有助于叙利亚制造业和手工业恢复元气。阿联酋《阿拉伯人报》认为,由于缺乏稳固的共同利益和明确的战略目标,原先盘踞在阿勒颇的多支反对派武装联盟已经出现瓦解之势,
“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局面无疑将加速叙政府军的收复进程。路透社认为,一旦失守阿勒颇,反对派对叙利亚几大重要城市的控制力几乎为零。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  近期,叙利亚各地暴力冲突急剧升级,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在全国多个地区展开激战,西方媒体频频播出巴沙尔政府屠戮妇孺儿童的报道,大有为武装干涉造势之嫌。《亚洲时报》日前发表文章称,外国势力可能在几周之内便介入叙利亚冲突。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叙利亚曾是中东最稳定的团队之一,政治世俗化程度很高,但目前它已成为中东的一个“地狱”。自叙利亚局势被“阿拉伯之春”引爆以来,共有近50万人死亡,400多万难民出逃,持续至今的内战结束遥遥无期。美俄在叙形成冷战结束后最严重的大国直接战略对峙局面。IS更是把叙部分地区作为主要根据地,与叙反对派力量犬牙交错,界限模糊。

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叙政府收复阿勒颇欢庆大胜利 内战或走向结束。法新社13日称,叙政府的运势发生逆转,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来自伊朗和俄罗斯的支持。《耶路撒冷邮报》13日评论称,表面上看来,阿勒颇的胜利是叙利亚军队和盟友军事行动的直接结果。但其根源要追溯到2013年,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不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而2015年,俄罗斯军队开始帮助巴沙尔对反政府武装进行空袭。报道认为,伊朗和俄罗斯的支持非常强大,反而美国和海湾国家对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力度有限。

  局势令人堪忧

局势走到今天,恐怕不是一方的责任,但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罪魁”,它应当是美国。美国从叙局势动荡的一开始就宣布了废黜巴沙尔政权的政治目标,拒绝叙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未来叙政治结构中拥有位置。这等于把叙利亚现政权逼上绝路,这样的改变不可能通过和平方式实现,战争无可避免。

在阿勒颇取得的胜利比叙利亚和俄罗斯预想的要早。《耶路撒冷邮报》13日称,俄罗斯本来以为,阿勒颇战役将在特朗普下月就职时结束。下一阶段,叙利亚和俄罗斯军队将夺回反政府武装占领的伊德利卜省。报道还说,反政府武装在阿勒颇的失败将响彻该地区,沙特将在与伊朗争夺地区霸权的斗争中受重挫。现在,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必须做决定:是继续支持反政府武装,还是止损。而随着特朗普上台,美国对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将全部消失,华盛顿将构建与莫斯科的亲密关系。

  目前,叙利亚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冲突持续升级。6月12日,联合国维和行动负责人赫尔维·拉德苏斯宣称,叙利亚目前已经进入了全面内战,这是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该国局势发展最严重的评价。

美国至今坚持不放弃赶走巴沙尔的目标,这决定了叙和平进程缺少政治基础。各种措施都只能是些临时性的,甚至是进一步摊牌之前的缓兵之计。叙利亚的政治态势和几年前差不多,还是政府军最强,反对派在西方支持下与巴沙尔政权分庭抗礼,俄美各挺一方。“伊斯兰国”是个新因素,但它并不影响俄美围绕巴沙尔政权的立场对立,叙利亚这几年残酷的内战没有带来任何政治突破。

正当叙政府军在阿勒颇节节推进之际,另一条战线的局势有所升级:在叙中部霍姆斯省的台德穆尔市周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卷土重来。据黎巴嫩《使节报》报道,9日至10日期间,“伊斯兰国”在台德穆尔附近从多个方向向政府军发动攻击,政府军丢掉了部分位于霍姆斯省的油田并撤退。

  《亚洲时报》指出,在外国势力的资助下,反政府武装的游击战正变得越来越激烈和残酷,而日益孤立的巴沙尔政权只能绝望地使用暴力作为回应。文章称,冲突双方每天都指责对方制造屠杀,但双方“谁都不是善辈”。目前来看,面对占人口总数近四分之三的逊尼派,叙利亚政府“已经明显放弃维持自己合法性的希望”,因此在使用武力上也更加不谨慎。

如果华盛顿继续坚持要清除巴沙尔政权,叙利亚内战想必是要继续打下去的,停火只能是战争的间歇。巴沙尔政权目前仍在国内拥有很多支持,西方帮助反对派5年多没能搞掉它,加上有俄罗斯撑腰,它变得比内战爆发时更有决心和耐力。无论西方怎么支持反对派,打垮巴沙尔都将很难做到。

黎巴嫩《使节报》资深记者阿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叙利亚战争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特点,“此起彼伏”的状态并不奇怪。即使阿勒颇市完全被政府军收复,叙危机从全局上看仍然不容乐观:战场上,阿勒颇市所处的阿勒颇省西部大部分地区及其相邻的伊德利卜省、东部的拉卡省仍然是反对派武装控制区,任何一方都没有压倒性优势;在政治解决方面,由联合国主导的和谈进程再度陷入僵局,叙政府和反对派阵营继续各行其是,符合大多数利益的政治过渡进程仍然难以落实。

  文章称,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巴沙尔·阿萨德甚至对“枪杆子里出政权”这类话也不怎么相信了。由于越来越受到孤立,他近期任命新总理的举动在外界看来只是东施效颦之举,毫无实际意义,并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纽约时报》报道则表示,如今甚至连巴沙尔政权最铁杆的支持群体也出现了动摇。目前,叙利亚的局势正在逐渐演变成“一个人对抗所有人的无谓抗争”。

另一种可能就是美国亲自动手,对巴沙尔政权实施全面空中打击。但那将是新的冒险。以普京的性格,俄罗斯很可能直接进行回击,形成前所未有的美俄军事力量直接对抗的局面。至少自冷战结束以来,国际政治中还从未有过这样的赌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仅仅几周之内,叙利亚政府军已有数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叛逃或被俘,其能够有效控制的地区范围进一步缩小。政府动用直升机打击反对派坦克和炮兵的调动如今都很困难。

北约东扩,在乌克兰遭到莫斯科的“绝地反击”,华盛顿付出了“做过头”的代价。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的最后一个据点,美试图换巴沙尔,最终目的就是要拔掉这个据点,莫斯科因此拿出了“拼命”的架势。叙利亚是俄罗斯的红线,这不像是一种虚张声势。

  反对派实力大增

华盛顿需要改掉动辄就要更换一个国家政权的恶习。因为这几乎铁定意味着战争,后果只能会越来越沉重。伊拉克、利比亚原政权都被推翻了,但那两个国家也都“阿富汗化”了。大量难民涌向欧洲,恐怖主义像被捅了马蜂窝一样不断扩散。美国如果在叙利亚沿老路走下去,俄罗斯会对抗它,一个新的“阿富汗”在前面等着世界,美国和西方无论如何都不会赢。

  目前,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武装在西方团队的支援下实力大增,已经取得了不小的军事胜利。在过去几个月内,反政府武装凭借从国外获得的新式反坦克导弹,毁伤数十辆政府军的坦克和装甲车。《亚洲时报》指出,无论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反对派如今变得更加有组织,他们的武器采购体系得到了很大改进,通过和政府军内的腐败官员进行交易、从国外走私更多的军火、自行制造爆炸装置和轻型装甲车,反政府武装的装备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他们“甚至已经着手准备推翻巴沙尔政权以后的相关事宜”。对于政府军遗留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反对派已制定好详细周密的计划。    在政治方面,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于6月10日选出新领导——库尔德人阿卜杜勒·巴塞特·希达。这位阿拉伯语教授承诺,就任后将扩大全国委员会的群众基础,保护所有反对派人士。在这一背景下,未来反对派很有可能像利比亚内战中那样呼吁国际社会设立禁飞区。但联合国究竟是否会通过此类决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几天内地面的战况,以及诸如伊朗核谈判等问题的进展。

  目前,美国、俄罗斯、欧盟以及伊朗、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国家正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博弈。反对派的胜利甚至使一向强硬支持巴沙尔政权的俄罗斯也不得不做出让步。莫斯科方面已暗示可以接受将“也门模式”应用到叙利亚,但前提是“必须获得叙利亚人民的同意”。俄外长拉夫罗夫9日表态称,如果叙利亚人民就巴沙尔下台达成一致,俄罗斯将不会反对。他同时强调,俄罗斯绝不会让安理会批准对叙利亚动武。

  然而,《亚洲时报》认为,也门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叙利亚,因为该模式并没有阻止也门的暴力,而叙利亚与也门的情形也截然不同。目前,叙利亚各派别间斗争异常激烈,几乎无人能接手巴沙尔下台后的叙利亚。

  外国势力或将公开介入

  考虑到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整体僵持局面,如果叙利亚局势照此发展下去,将很有可能导致外部势力公开介入冲突。《亚洲时报》分析指出,尽管武装干涉目前还存在着不少阻碍,但理论上来讲,“外国势力未来几个星期内进行武装介入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过去几天内,政府出动直升机对霍姆斯市附近的反政府武装进行攻击、对包括联合国观察员在内的平民进行炮轰、反政府武装曾宣称占领一处政府军导弹基地、首都大马士革地区甚至都出现了激烈交火……种种情景与去年的利比亚内战几乎如出一辙。

  目前来看,由于叙利亚政府军拥有先进的防空系统和装有化学弹头的导弹,西方尚不敢贸然发动武装干涉。分析指出,北约于去年针对利比亚开展的“奥德赛黎明”行动共耗资数十亿美元,行动收效尚不确定,而武力介入叙利亚冲突的成本和危险性将是利比亚战争的数倍。

  另一方面,如果叙利亚内战持续升级并变成长期战争,将会给整个地区以及美国政府带来灾难。对于试图连任的奥巴马来说,如果坐视屠杀不管,他将会遭到国内的严厉批评。此外,美国的中东政策也可能因此遭受沉重打击,因为冲突可能导致地区性战争的爆发,并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罗伯特·沙特罗夫指出,美国有必要进行一次类似于“奥德赛黎明”行动的干涉。他建议,应使用网络战干扰叙利亚政府的通信,使用无人机摧毁关键设施和武器库,使用空中力量设立并保护空中安全区,向邻国派遣专门人员,为反政府武装提供训练和装备。同时,美国应当和阿拉伯、土耳其及其他盟友共同大力提高反对派政治力量的凝聚力,以明确“一旦巴沙尔倒台将如何接手”。

  不过,要想在叙利亚顺利实施空中打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利比亚战争期间,北约的空中打击行动持续了数月才瓦解卡扎菲的武装,而巴沙尔的军事力量要远远强过卡扎菲。西方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支持已经长达数月,尽管政府军已开始出现混乱,但巴沙尔政权的力量仍然要比利比亚内战中的卡扎菲强很多。

  此外,其他因素也可能影响大国介入叙利亚局势的时机选择。例如,伊朗目前正在和西方进行的核谈判便与叙利亚危机紧密相关。因为巴沙尔政权是伊朗最亲密的阿拉伯盟友,而叙利亚是伊朗军事威慑体系中的关键一环。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分析甚至认为,针对巴沙尔政权发动一场成功的军事行动将能够使以色列不再急于打击伊朗,从而避免了一场更为激烈和危险的地区冲突。按照该逻辑,近期即将在莫斯科举行的新一轮伊朗核谈判一旦不能取得美国满意的结果,将可能导致西方提前插手叙利亚局势。

  【注】:见6月16日《法制文萃报》4版;原题《外国势力几周内可介入叙利亚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