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

图片 1

图片 2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军航母在南海海域航行

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当地时间25日,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总结美军方去年针对中国、印度、印尼等13个国家和地区采取的“航行自由计划”行动,并称对中国采取有关行动旨在挑战中方对海上专属经济区上空的管辖权,以及中国试图在防空识别区限制飞行的做法。中国学者张军社26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是美国自己设立的标准,其实是对其他沿海主权国家安全的严重挑衅,体现出美国的傲慢和霸道。

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当地时间25日,美国五角大楼宣布,美军去年开展的“航行自由行动”挑战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9个国家和地区的海事主张。美国《纽约时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这是十余年来范围最广的一次,美国升级了“航行自由行动”。什么是航行自由?中国法学专家刘楠来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需要国际法来说话,但美国‘航行自由计划’没有国际法依据”。这种外交活动与军事宣誓相结合的行动,不但引起有关方不满,也给世界安全造成威胁。

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国防部网站看到,这份年度报告调查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在国际法框架下所有国家对海洋和空域的合法使用,以及所有相关权利与自由问题”。

《环球时报》记者26日在美国国防部网站看到,在2014财年的《自由航行报告》中,被美军挑战的包括中国、厄瓜多尔、印度、菲律宾、韩国等18个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在此前两年,被挑战的国家和地区均只有12个。美国《纽约时报》称,行动的增多部分缘于对拉美地区的聚焦,在那里美军向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多个国家发起挑战。英国路透社援引美国防部官员的话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期间,美不得不缩减航行自由行动的开支。

据美国媒体26日报道,该报告称,在针对中国的行动中,“美国派驱逐舰驶近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海争议岛礁,并派军机在附近飞行,挑战中国试图以主权为理由限制这些海域航行和飞行自由的企图”。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这份报告明确记载了美军在中国划设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内开展行动,旨在表明不承认中国防空识别区的立场。但报告未说明行动的具体次数和场所。

支撑美军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海事主张发起挑战的,是一个名为“航行自由计划”的军事和外交行动计划。该计划1979年由美国卡特政府制定,被历届政府坚持实施并不断发展。中国海洋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26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计划的具体内容说,美国向其他国家宣布限制的海域,包括近海和海峡派遣海军舰艇或飞机航行,以这样的方式表明它不接受、不承认该沿海国的“过度权利”主张。这项计划是为了保障美国海洋行动在世界的机动畅通,防止沿海国家“过度海洋主张”挑战美国的海洋霸权。菲律宾ABS-CBN新闻网26日称,过去几年,伊朗和菲律宾一直是最常见的受挑战国家,主要是因为它们位于繁忙的海上航道。

“所谓‘航行自由计划’实质无非是美方凭借强大海、空力量以武力和胁迫手段推进其单方面主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6日说,这充分体现了美国企图主导海洋秩序以及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霸权逻辑和“美国例外”思维。

《纽约时报》报道说,近几年,美军定期开展行动质疑中国的一些海事声索,2014年它再次这样做。《环球时报》记者看到,美国2014财年《自由航行报告》对中国“过度的主权声索”的描述包括领海直线基线划法、对专属经济区上空拥有管辖权、对飞越防空识别区但无意进入中国领空的飞机实施限制,以及通过国内法将外国实体在专属经济区的勘探活动定为非法。

美国在报告中还指责,“中国对专属经济区空域的管辖、限制外国飞机在无意进入其领空的情况下飞越防空识别区,以及要求外国军舰无害通过中国领海时事先获得许可”等是“过分声索”。美国国防部25日说,这份报告清楚地显示出,美国在保护美军行动安全的同时,不会默许过分的海洋主权声索。

张军社说,关于领海,国际法没有非常明确的规定,各国标准也不统一。一些国家的领海基线采用直线画法,早在1951年国际法院就作出判决,确认这一方法“不违反国际法”。但美国不承认,认为这样划太宽,应该有弧度,将直线画法称作“过度海洋主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沿海国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有管辖权,在此区域内进行科学调查的其他国家需要尊重这个权利。但美国认为,在12海里的领海以外就算国际水域。美国侦察舰船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进行长时间、大范围、高频度的活动,对中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早已不属于航行自由的范围。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虽然在他国无害通过是可以允许的,但应该提前申报,但美国一直打着所谓“航行自由”的大旗,坚持不予申报。不仅对中国如此,对它的盟国也一样,其实这就是一种严重的挑衅,对于世界海洋安全和稳定没有任何帮助。

张军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标准的所谓“航行自由”不但霸道而且危险。有美国媒体26日报道说,中国社科院的一份研究说,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美之间在中国沿海发生的一系列海上摩擦都与美国实施的“航行自由行动”有密切关系,包括2001年的南海撞机事件和2009年的“无瑕”号间谍船对峙事件。一名美匿名国防部官员对路透社说,2014年的“航行自由行动”导致一些国家的代表与美国通话,但这些相遇得到专业处理,没有发生大事件。

根据美国国防部网站介绍,其每年都会组织发布“航行自由”报告,以总结他们的“航行自由”操作行动以及美国军方组织的其他相关行动。张军社2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的“航行自由”报告此前放在年度国会报告中,后来单独发布。目前南海局势紧张程度不断升温,美国在这个时机发布是别有用心地为它的行为辩护,增强其卷入南海问题的“合理性”,为其介入南海问题寻找“法律支撑”。但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环球时报记者 张怡然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丰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