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方成立网络司令部,这显然是中美在共同打击网络犯罪方面合作方面

图片 1

美国棱镜计划爆料者斯诺登

美国一些人为了给中国捏造罪名,可谓煞费苦心,最近又连续抛出中国入侵电脑窃取商业秘密的论调,变着花样上演造谣生事的闹剧。众所周知,美国有关部门长期以来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的网络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如果全球公选黑客帝国,美国注定一骑绝尘,高中榜首。现在美国一些人贼喊捉贼,把自己装扮成网络攻击受害者,反过来倒打一耙,令世人哑然失笑。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刚刚落幕,“网络安全”一词仍热气未消。作为遭受网络攻击最严重的两个国家,中美两国对网络安全是相当重视,各自采取的安保措施也是相当引人注目。

中国日报网5月28日电
中国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26日日发表《美国全球监听行动纪录》,从不同方面列举了美国对全球和中国进行秘密监听的行径。香港《文汇报》社评指出,
棱镜计划曝光后没多久,美国就像忘记了自己才是全球最大的网络窃密者,反而肆意向祖国泼葬水,上演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中国不仅需要揭露美国窃密者的本来面目,还须加强对美的反制,通过加强国家网络安全建设,保障自己的网络空间利益。

美国网络窃密的战绩无人匹敌。根据斯诺登等人揭露的材料,美国政府实施的臭名昭著的棱镜项目24小时运行,未经授权肆意对人们的电子邮件、社交媒体通信等进行监听监控,甚至连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航者也遭美国情报机构长期秘密监听。2017年,维基解密网站发布近9000份机密文件,显示美国中情局凭借强大的黑客攻击能力,秘密侵入了手机、电脑、智能电视等众多智能设备。西方媒体报道指出,美国监听着全球90%的通信。

事实上,在乌镇互联网大会召开前,中美双方曾在华盛顿开了一个会,消息不是太多,但是份量不轻。因为这是自5月美国以所谓“黑客攻击”为由起诉5名祖国军官、导致两国网络安全对话中断后的第一次高级别对话。

《文汇报》评论称,美国全球网络窃密令人触目惊心。但是,棱镜计划曝光后不久,美国就像得了健忘症似的,忘了自己才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窃密者,也是针对中国网络的头号攻击国,几天前竟然无中生有指责中国军人从事黑客犯罪,其企图是有意抹黑祖国,从而转移国际社会对美国网络窃密的注意力。美国在自身丑行被揭露后,受到举世谴责,不但不反躬自省,反而指控中国进行网络窃密,完全是在贼喊捉贼。斯诺登事件已经揭露了美国全球网络窃密,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国家,怎麽能够有资格指责别国?正如德国媒体指出:多年来美国一直以中国间谍和黑客攻击为由向中国施压。而实际上,美国自己才是窃听者。

更加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打造堪比核武器的全球最大网络武器库,在全球引发网络军备竞赛。2009年,美国军方成立网络司令部。2017年,该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称,美国开发的网络武器多达2000种,是世界上头号网络武器大国。据网络安全机构披露,目前业界认为是灭霸级别的两个高级持续性威胁组织方程式和索伦之眼,其后台都是美国国家安全局。中国团队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日前发布的《2018年我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综述》显示,来自美国的网络攻击数量最多,且呈愈演愈烈之势。2018年,位于美国的3325个IP地址向中国境内3607个网站植入木马,向中国境内网站植入木马的美国IP地址数量较2017年增长43%。大量确凿证据表明,对美国而言,进行网络窃密和黑客攻击是家常便饭。

当时在会谈中,双方达成了《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指导原则》,同意建立两国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热线,随时就重大紧急网络案件及相关执法合作事宜进行直接沟通;明年春季中美还将以共同认可的网络犯罪案件、恶意网络行为和网络保护为场景,举行桌面推演。

评论指出,其实,这已不是美国第一次用网络安全的名义拿中国说事。从2011年到2014年,美国以类似网络安全话题指责中国达12次,中国均予以驳斥和抗议,让世人越来越看清美国的真面目。这次祖国除了通过外交强烈抗议,并要求美国撤销起诉外,还决定终止中美网络工作组活动。

究竟是谁在全球范围内频繁进行网络攻击和窃密,是谁在不断加强自身网络战能力方面首先打开魔盒,事实胜于雄辩,真相不言自明。

从成果来看,这显然是中美在共同打击网络犯罪方面合作方面,走得最远的一次。

评论认为,中国是网络攻击的主要受害国,面临严峻的网络安全威胁。美国全球监听行动涉及中国政府和领导,更证明中国把网络安全放在国家战略高度的正确,更坚定了中国在网络安全方面果断布局和加大投入的决心。在网络安全方面,中国应加快制定相关审核制度,加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和国产化,通过相关政策法规和法律手段保障自己的网络空间利益。面对美国网络窃密威胁,中国要进一步加强国家网络安全建设,尤其在金融、能源、军工等敏感领域。

利莫大于治,害莫大于乱。作为全球性问题,网络安全事关各国共同利益,需要国际社会共同维护。中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不论是商业窃密,还是对政府网络发起黑客攻击,都应该根据相关法律和国际公约予以坚决打击。中国是网络安全的坚定维护者,从未以任何形式参与或支持任何人从事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与此同时,中国也是网络安全国际合作的积极倡导者。从提出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应坚持的四项原则,到提出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五点主张,中国通过双多边渠道,积极开展网络安全国际合作。近年来,中国不仅同美国、英国、欧盟等建立专门对话机制,还通过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多边机制,为增进互联网领域国际合作提供建设性方案。

那么,这次会议的成果加上乌镇互联网大会的共识,会不会缩小中美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分歧?美国不断抛出“网络安全问题”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

炮制所谓网络窃密论调,试图抹黑祖国,暴露了美国一些人的险恶用心。抹黑中国的论调,无论其如何花样翻新,在铁的事实面前都会不堪一击,充其量不过是为国际社会增加一点笑料而已。

其实,网络安全问题本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并不单单是中美两国的问题,更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

由于互联网超越地理空间的这一特性,黑客可以躲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对目标发起攻击,甚至可以躲在甲地通过操控乙地的一台电脑,对丙地的电脑发起攻击,进而掩盖自己的真实坐标和身份。就连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许多看似来自中国的网络黑客攻击行为,其真正的袭击者躲在美国本土。

作为世界上最早将互联网投入应用的国家,美国不可能不了解黑客攻击等网络安全问题的实质。但是,近年来,美国政府还是不断抛出各种网络黑客攻击事件,把“网络安全”问题的焦点高度指向中国,并且夹带到中美双边关系当中来。这一炮制手法,与美国先前炒作的所谓中国“人权”、“宗教”等问题如出一辙。

但是,不同的是,“网络安全”还不仅仅是个噱头。

早在斯诺登2013年将美国“棱镜”计划曝光前,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等政府部门便已分别组建网络战部队,对别国进行大规模有组织黑客攻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014年6月在回应美国对中国的无端指责时说,“美国才是真正的‘黑客帝国’,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

但实际上,美国的网络战战略,绝不仅限于网络窃密。更深层次的网络战计划,在西方媒体有意无意的鼓噪之下,被掩盖了起来。

目前美国已经开始对分别属于军方、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的网络战部队进行整合,组建网络战司令部,并且制定了明晰的网络战“三步走”战略目标。

第一步,就是众所周知的网络窃密行动,像斯诺登还有维基百科爆料的包括“棱镜”计划在内的各种行动都属于这一范畴。通过公开的资料可知,美国已经完成了其网络战第一步战略目标。

第二阶段目标野心更大,美国网络战部队不仅要实现对目标计算机的个案式突破,还要把对手的计算机变成永久可以访问的计算机,做到一周七天24小时,想看随时看。美国国家安全局有句格言:“你的数据就是我的数据,你的资源就是我的资源”,几乎是毫不掩饰地把美国的这一野心昭告天下。

而美国网络战的第三步战略目标,也就是终极目标,就是通过在对手的电脑网络中安插硬件或软件后门,最终实现对对手重要战略目标的远程操控。这些目标包括对手军事系统的大型电脑、国家公共安全领域的服务器、民航公路铁路交通控制系统的主机、银行金融系统的服务器、核电站及能源系统的主机等等。如果美国第三步战略目标实现,其对手将毫无谈判的余地。

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去年5月宣布,中国即将出台针对企业技术产品和服务的网络安全审查制度。这是一项不针对内容只针对硬件设备的审查制度。目前,我国的网络基础设施和核心技术设备中安装了大量外国软硬件。其中骨干网的路由器中,美国产品占到了六七成。新的网络安全审查制度出台后,在中国销售的所有外国IT产品和服务都必须通过安全审查。

无独有偶,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随后也下发通知,要求中央机关采购所有计算机类产品不允许安装Windows8操作系统,但并未对这项规定做出更多解释。

不过,相比中国互联网主管部门,美国在网络硬件安全审查方面,想在了前面,也走在了前面。早在2002年,美国国会就已经通过法案,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使用来自中国华为和中兴公司的产品。

看来,互联网大会之后,在网络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中美双方的合作与较量仍将同时并存。